千龙网北京12月29日讯 北京南二环右安门外有条凉水河,曾是金代都城的护城河,附近有金中都水关遗址等大量从金代到明清的文物古迹,而现在,这里是南城有名的居住区,风景优美、交通便利。在这里的地下30米处,两台大型盾构机“静悄悄”地穿过,并肩完成了北京地铁19号线首段盾构区间的贯通任务。

盾构机掘进,犹如“巨蟒”遁地,声势浩大,并且可能带来扬尘、噪音等建筑污染。如何平衡施工与环保之间的关系?答案在中铁十四局隧道公司北京地铁19号线项目随处可见。

“全封闭式砂浆站、封闭式盾构渣土池、管片遮盖棚、防尘降噪自动检测监控系统……这些都是我们践行环保责任的有力载体。”项目负责人梁尔斌谈起环保施工时如数家珍,多措并举采用“四个封闭”控制污染产生根源、切断污染传播路径,项目部为保卫首都蓝天助力。

源头封闭——“金钟”罩住砂浆站

为从源头抑尘降噪,项目部加大投入力度,在盾构始发井旁建起了一座近300㎡的全封闭式砂浆站。砂浆站由对防火、抑尘、降噪均有显著成效的75mm铝塑岩棉板制成,像“雷峰塔”般将竖井下的扬尘、噪音等施工污染统统“封印”住。在砂浆站外沿,有几根直径约20厘米的管道,制作砂浆所需的水泥、粉煤灰等原料进场后,从这些管道里“钻”进砂浆站,保证在砂浆生产制作过程中,这些易产生扬尘的污染源始终“不见天日”。在砂浆站内部,还设有喷淋设备,可以“浇灭”逃逸出来的扬尘。经砂浆站制作出的砂浆将用于盾构机掘进过程中的同步注浆及二次注浆,填充在隧道管片与隧道洞壁之间。

渣土封闭——铁墙围起渣土池

盾构机掘进过程中产生的渣土,需通过螺旋机、电瓶车、龙门吊依次运送至渣土池。在龙门吊将渣土斗中的渣土倾倒至渣土池的过程中,极易产生泥浆飞溅现象,导致四周路面难以保持清洁。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项目部在两个渣土池四周设置了封闭式围挡,用厚彩钢板对盾构渣土池进行封闭,可将倒渣过程中飞溅出的泥浆全盘“接”住。为加强渣土清运过程管控,在隧道内部、渣土车洗车槽处及渣土车驶至公路后的清理工作均配有专人负责,为每一抔遗漏的渣土“善后”,从根源上杜绝出渣过程中可能带来的环境污染。

水雾封闭——现场喷淋不留死角

在盾构施工现场,数据采集和传输系统可以对PM10、PM2.5、颗粒物等数据进行实时监测,并将数据传输到后台数据处理器进行分析、处理,一旦发现颗粒物和噪声数据超标的现象,系统会发出警报声并立即自动启动降尘喷淋系统。“如果把现场的所有喷淋设备同时打开,将会迎来全工区范围的‘降雨’”,项目书记张学锋在介绍现场喷淋设备时打趣道。

降尘喷淋设备像蜘蛛网般遍布在现场的各个角落,除此之外,现场还设有多台移动式雾炮机,可有效加强抑尘效果。“这个相对要灵活一些,可以指哪儿打哪儿。”张学锋一边展示移动雾炮机的使用方法,一边解释其操作原理。

材料封闭——盾构管片分区遮盖

管片拼装是盾构掘进的重要环节,在盾构施工现场,项目部设置了管片遮盖棚,专门用于管片存放,可以有效防止管片因日晒雨淋而造成缓冲垫、密封垫圈的老化或脱落。管片遮盖棚仅仅是施工现场的一个缩影,站在高处俯视现场,可以看到多个“豆腐块”整齐有序地排列,实现了材料分区码放。材料堆放整齐带来的是材料管理效率的提高,项目部根据不同材料的特点,定制了不同规格的盖网,实现了现场材料全覆盖,减少了因材料使用过程中带来的施工污染。

自今年7月份第二台盾构机“京拓2号”始发以来,北京地铁19号线06标段迈入了施工过程中的“双盾”掘进阶段。据悉,该项目部将在明年3月份左右迎来“四盾”掘进时代。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