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汉,我国历史上五代十国战乱纷争的大分裂时期独立于北方的割据政权;统辖现今山西省太原周围的部分地区,其立国源自于先期后汉政权,后汉隐帝刘侂被枢密使郭威策动兵变杀害,后汉被推翻,建立后周。而作为后汉皇族的河东节度使刘崇在太原称帝,史称北汉。

由于北汉与中原郭威建立的后周政权有着覆国之仇,所以在政治上北汉依附于北方的契丹,由于北汉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北汉一直成为牵制中原政权向北方契丹用兵的马前卒,而北汉在面对中原的后周及后来大宋都一直扮演着崩牙的小蚕豆角色,无论是不世出的周世宗还是雄才大略的宋太祖都没能在有生之年解决掉这个北汉,俨然北汉才是真正的小强。

后周太祖郭威刚刚去世不到两个月,柴荣以养子身份继位,朝堂上不免发出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因为柴荣是养子,与郭威没有血亲;在权利过度还没有顺利完成的时候,边境就传来了那个讨厌的“小强”的消息,北汉刘崇趁郭威去世,柴荣立足未稳,起兵三万联合契丹趁火打劫来了。能够有效解决掉外部军事危机是目前柴荣在朝堂上立足、立威的唯一办法,于是柴荣毫不犹豫,果断下旨出兵迎击北汉并御驾亲征,在高平柴荣遇到了北汉的军队,双方发起攻击。由于后周军队对新皇帝柴荣不够信任,所以,战争刚开始时战局对柴荣非常不利,部队在作战中,甚至出现了临时倒戈,让他不知所措。这个时候,柴荣显示出自己过人的胆识和勇气,凭借一己之力,扭转整个战场局势。高平一战,北汉大军大败,狼狈逃回太原。这个时候,柴荣率大军,围攻北汉都城太原,心高气傲的柴荣这个时候的想法不是打败北汉,而是要彻底铲除汉人中原政权北方的忧患,彻底除掉这块疥癣之疾。柴荣这个军事强人丝毫不给刘崇机会,不给北汉人时间,率领自己的得胜之师向北汉的都城太原猛攻,可是太原的都城太坚固了,由于历史上太原城地处中原政权的北部边境,是重要的军事要塞,所以历朝历代都对太原城城防都进行过苦心经营,致使今天柴荣面对的太原城城高池深,易守难攻;而要命的是出师北伐的时候只是想痛贬小强北汉一顿,可是现在行动目地扩大了,但当时带的粮草可不多了,在这样下去恐怕要维持不下去了;就在柴荣一筹莫展的时候,传来更坏的消息,在忻口地方阻击契丹军的后周大将史彦超不幸阵亡,契丹大军正火速过来营救北汉。无奈,向前无法短时间解决太原,如果在继续拖延可能会遭遇契丹的援军,那就腹背受敌了,迫于当前形势,柴荣只好下令撤兵,周世宗柴荣就此失去了消灭北汉的唯一机会。

公元960年,赵匡胤通过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建立了大宋,战乱纷争的五代十国即将走进了尘封的历史,华夏文明进入了新的篇章。此时,远在太原的北汉皇帝已经变成了刘钧,可是不管换成谁,这个北汉皇帝都是一如既往的仇恨中原政权。于是刘钧趁着大宋刚立国不久,国内政局不稳,北汉皇帝刘钧联合大宋叛将昭义节度使李筠,里应外合,再次故技重施又一次实施趁火打劫。不料李筠迅速兵败,刘钧不仅没捞到一寸国土,反而损失了不少人马,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公元968年,北汉皇帝刘钧病死,北汉国内政治短时间出现混乱,继承人刘继恩被杀,刘继元即位。宋太祖赵匡胤见来了机会,想彻底根除宋朝北方这个割据势力,扫清大宋徐图北进的道路。于公元969年春,宋太祖赵匡胤亲自率兵攻取北汉,与上次柴荣兵发北汉一样,那个契丹又来救援了,不可一世的契丹骑兵这一次却没占到便宜,没能帮到北汉反被宋军打得抱头鼠窜。为了彻底瓦解太原守军的抵抗意志,赵匡胤在太原城下开了一个大型博览会,把斩杀的契丹援军人头摆在城下,在夏日的阳光下,4000多颗人头散发着恶臭,北汉军队个个都大惊失色。孤立无援的北汉彻底绝望了,但是城高池深的太原就是不破,时任北汉皇帝的刘继元决心死扛到底,就是不投降。宋太祖赵匡胤突发奇想决定水攻,于是引汾水灌太原城,太原城在汾水的冲击下已经摇摇欲坠,特别是南城城墙垮塌,大水涌进城内。于是宋军正准备乘船从缺口冲入城内时,不料一堆柴草漂浮到了城池缺口,将缺口堵塞,北汉军民趁机设障堵住水口。而此时,宋军也是强弩之末了,由于多日征战,并且天热多雨,宋军士兵多患病。此时辽国再次增兵来支援北汉,宋太祖无奈之下只得下令退兵。就在宋军撤兵后,汾水退去,太原城多处发生坍塌。

遗憾,雄才伟略的宋太祖在有生之年错过了拔掉北汉这个割据政权的最后机会;不论是天意使然还是时候未到,但北汉就是小强,历史上周世宗宋太祖两个旷古烁今的帝王都拿他没办法。

首页体育